夏實熊媽子

《慧貴小劇場》有岡小大減肥記【下篇】

《慧貴小劇場》有岡小大減肥記【下篇】


光:這回又怎麼了?

一進門看見某娃一臉沒元氣,八乙女皺眉問高木。

高:他的零食全被慧收走了。
藪:耶?那娃會乖乖讓他收走?
光:不吵翻?
高:哪可能不吵,不過是單方面吵鬧,慧一句話就啫死他了。
藪:什麼話?
高:''你在減肥。'',然後臉很臭的抱著一堆零食走了。應該是去隔壁吧。

藪:很難得慧會這麼管小大啊。
光:就是!

高:那就等慧回來,你們再問他囉。


拍完雜誌照後......


團爸團媽把鬧脾氣的兩人叫來問。

光:你們現在是什麼狀況?

這兩個從以前就感情很好,吵鬧歸吵鬧,但也沒像現在都不講話。

八乙女發問,結果一個落寞地看地上,一個淡然看窗外,讓他差點要開罵了。

如果不是被自家那位拍拍肩膀阻止,眼前那兩個應該會被罵得狗血淋頭。

藪:我先問小大。你和慧在鬧什麼脾氣?
大:..........沒有....(偷看身邊的某人一眼後紅了眼眶)

藪眼看某娃已經快哭了,於是轉問看窗外的那位。

慧:............沒什麼,小事而已。

Best最年上三人組,不由自主地翻了翻白眼。


突然......

涼&知:小~大~

7組的弟弟們陸續進門,走在最後的中島還端了一盤蓋著餐蓋的東西進來。


大:山醬....知念.....QAQ

此時某娃被自家親友和最喜歡的弟弟圍著,一個摸頭一個抱抱地安慰。

光:我頭好痛啊!現在是什麼情況!誰來給我解釋一下!!!(咆哮)
藪:你消火你消火!(連忙拍背)
光:你們這群死小孩再不給我個解釋!看我怎麼一個個修理!(果然是當媽的)

團媽一發火,連哭的那位都乖了。


後來,伊野尾扛不住一室大大小小祈求拜託的眼神,緩緩交待了前因後果。

但這下某娃也慘了。

光:誰讓你為了減肥不吃飯!難怪小慧生你氣了!(揑臉)
大:好痛好痛!....QAQ

涼:要減肥不會問我嗎?說要減肥,除了不吃飯,還跟小慧交待千萬別讓你吃零食,結果自己忘記還要怪小慧把家裡的零食藏起來,要是我我也跟你翻臉。(瞪)

慧:好了好了,懲罰也夠了。(把臉上已經浮現兩個紅印子的某娃拉回身邊)

大:.......小慧....對不起....QAQ(抱)

圭:減肥本來零食就是大忌,但你連正餐都不吃,那會沒體力的。

知:你餓死了可就不能跟我玩囉~

大:可是......連小慧媽媽也說我好像又長肉了.......QAQ

眾人瞪向伊野尾......

慧:.........我怎麼沒聽你講過?(無力感)
大:就前幾天跟你回老家,不小心聽到小慧媽媽和妹妹在講話啊.....(吸吸鼻子)

伊野尾忍不住抹了把臉。

慧:我再跟你說一次,我不在乎你的小肚子,你再怎麼圓,也還是我伊野尾慧的,和別人甚至我的家人都沒關係。

慧:而且你自己其實本來就有危機意識,吃太多也會去健身房努力運動,這樣就夠了,懂嗎?

大:......小慧對我好好哦.....QAQ

慧:你說什麼傻話,身為伊野尾家的準媳婦,我不對你好,回去我媽可是會揍我的。(笑)
大:我才不是你媳婦!而且小慧媽媽才不會這麼兇.....(羞)

慧:不,相信我,我媽和我妹只有你在的時候才會很溫柔,真不知道誰才是伊野尾家的獨子。


島:山醬......我手痠了....
涼:你還一直端著?怎麼不先放桌子上!(連忙遞過來放桌上)

島:你說叫我幫你拿一下啊.....說給圭人拿的話怕被偷吃。(摟著身前幫自己揉手的小身影)

山田想了想自己有沒有說出那樣的話,但想不起來,於是放棄就算了。

而在一旁不吭聲的岡本,內心流淚中。
(圭:我明明什麼都沒做啊....TTATT)


知:慧,那東西要端出來了嗎?

Best 4子:什麼東西?(個個滿臉問號)

涼:摪摪!

山田端著餐盤,由中島開餐蓋。

大:是蛋包飯!(水汪汪大眼)

慧:我做的唷~(笑)

涼:明明就是你拜託我做的!(炸毛)


此時.......

光:山醬.....(拍肩)
涼:什麼事?
光:那個......你可以在做幾盤嗎?看起來很好吃哪.....(靦腆)

涼:............囧

心軟的山田小廚師抹把臉後,很乾脆的回應。

涼:裕翔和圭人跟我去買食材!(說完豪氣地轉身走人)

知:我也要去!(跑走)



不知去哪找來湯匙的高木拿來兩支,一支當然是他的,而另一支......給了藪。

高:.......給你們哪個都一樣,反正平常你們應該吃了對方不少口水了,不會介意吧。
光:誰說不介意了!//////
藪:都老夫老妻了,孩子也都這麼大了還介意什麼。(笑)
光:誰跟你老夫老妻了!而且我是男的!不會生孩子!(炸毛)
藪:無所謂囉~

藪迅速從份量不算多的蛋包飯挖了一杓,一口塞進八乙女嘴裡。

藪:好吃嗎?(笑)
光:........///////(用力點了下頭)

等藪要再挖第二杓時,某娃不幹了。

大:這是我的啊!(護食)

慧:小大~啊~~~(拿著一杓蛋包飯)

大:啊~~~~(乖乖張口,護著的餐盤也有空隙)

但下一秒......


大:小慧居然吃掉了!啊!我的蛋包飯!

本來要被餵食的那口飯被吃掉,然後剩下的飯也被整盤搶走了!

大:你們這些傢伙......給我吐出來!把我的蛋包飯還給我!!!


為蛋包飯抓狂的某娃,開始追著哥哥們跑。

這就是經紀人開門立馬又關上前,所看到的混亂景象。


經:這些孩子真是太有活力了.......唉呀....胃又疼了.....

經紀人扶著牆面慢慢離開.....

至於裡面那些傢伙,他決定等他們打電話再載他們回去。


《END》

《慧貴小劇場》有岡小大減肥記【上篇】




有天,有岡終於有勇氣站上磅秤,差點沒把它給砸了!

大:小慧~~~~~!QAQ(撲上)
慧:噗啊!.........小大......你要壓死我嗎.....這種重力加速度.......(差點氣絕)
大:啊!對不起對不起!小慧沒事吧?(趕緊從某人身上爬下來)


好不容易調整好氣息,伊野尾把端坐在沙發上的那娃圈過來。

慧:你是怎麼回事啊?不是說要先進去洗澡嗎?(輕輕揑了揑某娃哭喪的圓臉)

大:我....我又胖了.......QAQ

伊野尾把有岡小朋友整個摸了個遍,不過中途因為怕癢一直扭......

慧:別亂動,著火了你負責。(正經八百臉)
大:好嘛好嘛!我忍著!(臉紅得像番茄了)

只是某人說是這樣說,吃遍某娃豆腐的那兩隻手,還是在他的屁屁揉揑了幾下。

就在有岡已經忍到極限,都想把對方推開的同時,伊野尾說話了。

慧:手感上好像更好了。(笑)
大:真的?.....不對!誰跟你提到手感的問題!(差點嬌羞起來的某娃,趕緊回到正題)

慧:嗯.....好吧,肚子好像比上次在床上的時候多了一點點厚度。
大:..........你這個沒正經的傢伙!是沒有什麼其他的比較可以形容嗎?!(臉紅炸毛)

慧:我很正經地講了耶!(笑)
大:你這笑容讓我很難相信你!(掐臉)

慧:不過說認真的,我一點都不討厭現在有小肚子的小大。
大:可是我們是idol啊......身材也是要注意的不是嗎.......(低落)
慧:好了~別再想了,不是說要跟我回老家嗎?
大:嗯....(點頭)
慧:那就快去沖個澡,整理一下準備出門吧。(摸摸臉)
大:好。


《TBC》

《島涼-心戀》3



3.

[哇!終於到了!]有岡拋下行李,立馬撲上柔軟的床。

經過長途旅程,總算到達未來要在這裡生活兩個半月的飯店,三人都快累壞了。

[都是你說要來的!]知念火大的撲向趴在床上的有岡。

[痛!]被重擊的有岡,差點都快散骨了。


山田看兩人玩鬧,也只是默默微笑著。
心裡其實還在想著同意回來這件事,到底決定的對不對......


[山醬?]知念在山田眼前揮了揮。

看見此況,知道山田在想什麼的有岡,想了個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。

[啊~好餓啊~不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吃的?]有岡摸了摸肚子說。
[我也有點餓了......]知念也按著剛才發出聲響的肚皮。

[那叫客房服務?]山田建議。
[不太想第一餐就吃客房服務的東西......不如我們出去吃?]有岡拍了下手掌說。

[也不是不可以啦.....可是你們有想到吃什麼嗎?]
[咖哩飯?上次聽傑西說好像還不錯。]
[什麼都好!我餓啊......]知念壓著又傳出聲響的肚皮。

[好吧,那就走吧。我記得這區好像有一間不錯的,只是不知道還有沒有開....]
[那就先去看看吧!沒開就隨便有什麼吃什麼吧!Let's go!]有岡率先開門衝出去。

[GO什麼GO!真是個無憂無慮的傢伙......到底是怎麼活這麼大的?!]知念撫額啐唸著。

[知念好像小老頭哦~一直啐啐唸的,明明才17歲呢。]山田調侃著。
[誰像小老頭!要不是你們這兩個哥哥個性都太自由,我能這麼愛啐唸嗎?!]知念炸毛。

[啊!小知念終於承認我們哥哥的身份啦!你涼介哥我好高興呀~可惜大醬沒聽到,不然他一定更開心。]山田溫柔笑著揉揉知念的頭髮。

[我哪有不承認過.....你們一天到晚都以哥哥的名號自居,就算不認也不行....而且跟你們混久也早就習慣了.....]知念有些羞赧地回答。

[啊!知念害羞了!]山田笑開了。

[我知道你一直都很聰明,雖然我和大醬不怎麼可靠,還常常胡鬧著,但偶爾停下腳步讓自己休息一下也不錯唷。不然一直逼自己趕快前進,這樣是很累的。]山田語帶玄機地說完拍拍知念的頭。

[你也知道你們不可靠啊....都不知道要給我做好榜樣.....真是....]對山田後半段不打算正面回答的知念,話風一轉地吐槽。

[該走了,不然大醬萬一太興奮,自己跑出飯店就麻煩了。]山田笑了下說。


山田牽著知念的手,去找那個幾分鐘前不知已經跑哪去的有岡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這日,提早完成工作的中島,他來到學生時期很常和山田來這裡坐著聊天嬉戲的河堤邊。

這裡其實也像他們的秘密基地。

以前兩人就算吵架,總是很有默契地來到這裡,每次也都是對方先鼓起勇氣開口結束這種尷尬。

現在想想,絕大部分其實都是自己太任性,而引起兩人吵架。

在山田離開前,他們已經有三個月都不曾聯絡過。
電話和短信,山田也從每天傳打好幾通,到最後漸漸地連一封短信都沒有。

這樣的結果,反而讓自己一天比一天焦躁,直到那天突然接到那人的休學通知,他才終於忍不住去找山田。

但因為自己太笨,留不住人
導致現在那個人已經不會再自己眼前出現.......

無時無刻中島都在想,如果時光倒退,他就算用求的也不讓山田從自己的視線内消失,而不是像那天一樣什麼都沒做,眼睜睜看著對方離開......



從堤岸往對面看,有幾道大笑嬉鬧的身影。

原先中島並沒有在意,但總覺得其中一個人的身影讓他感覺很熟悉。

但由於雙方距離有點遠,看不清楚那些人的長相,於是中島拿起原本就暫時放在一旁的單眼相機並且調好焦距,趁那幾個人正巧經過的瞬間按了連拍快門。


因為時間太緊迫,中島也不知道有沒有拍清楚。

低頭檢查剛才拍的幾張照片,中島一直盯著某張唯一拍得比較清楚的照片,竟然是他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的那個人!

雖然服裝和髮型上和以前相比,將那人襯托得更漂亮,但是唯一沒變的是對方一貫溫和的笑容。

回過神後,中島急忙站起來,朝已經走遠的幾道身影喊了那人的名字,可是距離實在太遠,只看見幾人停下腳步左右張望了幾下,好像沒發現什麼,就又和樂地往前走。


中島見狀,趕緊抓起自己的東西,往那些人離去的方向跑。

只是,等他到的時候,人也早就不見了....


《TBC》

《島涼-心戀》2

《島涼-心戀》

2.

[山醬~!]

[什~麼事?]

[沒~事~]

[你們兩個也太無聊了吧!都多大了!還像兩個幼稚生!]

原本乖乖認真寫作業的知念,被兩人吵到快抓狂!

[沒辦法,知念不陪我玩啊。]有岡把足球丟給山田。
[就是說~]山田接到後,立刻又回丟給有岡。
[你們是都不用寫作業的嗎!?一個要升大2,一個快升大4!叫一個高3生陪你們玩耍,這樣對嗎?!尤其快升大4那個!這麼混真的可以嗎?!]

[反正知念的成績,怎樣都能直升我們大學部的。]山田笑著回答。
[對啊對啊!]有岡附和。

知念一整個對這兩個明顯對書沒興趣,考試永遠都在及格邊緣的室友兼哥哥超無奈。

明明這兩個人年齡都比自己大,為什麼老是角色相反,他還得照顧這兩隻幼稚鬼哥哥們!

什麼【有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說哦(笑)】、【知念年紀比較小,有事有大貴哥哥在!(燦笑)】
完全和一開始住進來時講的都不一樣啊!!!

被知念怒瞪的有岡和山田突然一抖....

[山醬,你有沒有覺得突然很冷啊....]有岡搓了搓手臂。

山田看見知念已經差不多在炸毛邊緣了,所以決定還是把有岡拉出去,讓知念好好做完功課。

[啊!差點忘了!大醬,幫我試吃一下昨天第一次做的甜點吧!]山田拖著有岡往門外走。
[耶?!這麼重要的事,山醬怎麼現在才講!快走快走!]有岡趁不及待地反而拉著山田奔跑。

[有岡大貴!記得給我留一點!別全給我吃光啊!不然不跟你玩了!]知念衝到門邊大喊。

[知道了!]已經走遠的吃貨大聲回答後,一邊往後揮手一邊拖著山田跑走。




[山醬,你有想回去日本看看嗎?]
[.............]
[山醬?]
有岡靠在陽台邊,叨著小湯匙轉頭看身邊的好友。

山田眺望遠方沉默了很久.......

[當初說了那樣的話,應該....怎麼樣都不會回去了吧......而且....就算回去,也不會有改變的。]

有岡安靜地看著山田.....

[其實,你一直都不回去,怎麼會知道事實有沒有轉機?而且你來澳洲都3年了,心裡還是忘不了他吧?]
[.............]

[我啊,等學期結束後,會想去一趟日本。]

[咦?]山田詫異地轉頭看有岡。
[我應該有跟你說過,我是幼兒園一畢業就和父母移民過來的吧?]
[嗯。]

[其實,那時候我也有個喜歡的女生。只是,臨走前還來不及向她告別....感覺有點遺憾。]

[所以你這次想回去找她?]
[嗯!]
[可是人海茫茫,你要去哪裡找?]
[所以我才決定趁放暑假的時候回去啊。限定兩個半月的時間,如果找不到就只好放棄囉。至少我努力過。]有岡笑了笑。

[..........我沒有這樣的勇氣和衝勁。]

[我會在你背後支持你!啊!知念也會去!]
[知念?]

[當然!我們都不在家,怎麼可以留知念一個在家看門!]有嚴重弟控的有岡義正言詞地握拳。

[他同意?]

因為孤兒身份的關係,山田知道知念一直是個很獨立的孩子。

就算被有岡家收養,儘管有岡家有能力負擔得起,但知念還是很努力拿獎學金,不想將來成為有岡家的麻煩。


[嘛~還沒!不過用拖的也要打包帶去。]有岡笑得天然。

[........小心知念又生氣....]山田搖搖頭笑著。

[不是還有你在嗎?沒事沒事~我們是チビ三劍客嘛~]
[誰跟你チビ三劍客!不知道誰聽到這名詞,還直接炸毛找人家吵架呢!]山田揉亂有岡的頭髮。

[不管啦!就算被說是連體嬰,我也要一直跟你們在一起!]有岡差點要在地上滾了。

[.......真受不了你.....明明你才是我們三個裡面年紀最大的,個性卻最像小孩子......]山田撫額。

[我才不是小孩子!]有岡一手湯匙一手杯子氣呼呼地舉高。

[好好好~你不是小孩子,再吃一個?]

[好!]原本不高興的吃貨聽到吃的,立馬變笑臉。

[你哪天被人用吃的給拐了,我和知念一點都不意外.......]山田又遞了一杯特製果凍給有岡。

[不會的不會的~我開動了!]有岡說完就開吃。


山田見狀小小翻了個白眼,便不再開口。

但是聽到有岡的計劃,確實也讓他開始考慮要不要打破【說到做到】的原則,回去那個傷心地.....


《TBC》

《島涼-心戀》1



1.

【我不想再傻傻等著一個心裡都不曾有我存在的人身邊了.....可以的話,希望永遠都不再相見....】


遇到任何挫折都不會輕易認輸的那個人,原本想無預警的離開,中島好不容易在機場攔到他,但人已經入了關,留下【不再相見】的單方面約定後,那道顯得有些嬌小的身影,毅然決然地轉身離開.....


三年後.....


[又在擦你的寶貝相機!一天非得把你那些相機和鏡頭全擦過一輪,是都不膩嗎?!]八乙女翻了下白眼。
[那如果叫你一天不摸你那幾把貝斯,你能忍得了?]中島停下擦相機的手,笑著問眼前的室友。
[怎麼可能!小藍它們可是我的愛耶!]八乙女瞪了眼又繼續在擦相機的某人。

[那你把我放在哪?]

一雙手摸上八乙女的腰際,進而從後面摟著對方。

[藪宏太!你是幽靈嗎?!走路都沒聲音的!別這樣嚇人行不行!]八乙女死命捏身後那人環著自己的手背。
[痛!......你有見過這麼帥又溫柔的幽靈嗎?~]藪笑著順毛似的改揉懷裡那位的黑色短髮。
[你臉皮也太厚了吧!我都替你感到不好意思了!...唉呀!你好煩啊!別玩我的頭髮!]八乙女煩躁地撥開某人那隻在自己頭上作怪的手。
[沒辦法啊~你臉皮太薄,我就得厚一點才能保護你啊~]被撥開手的藪,手又重新環抱著八乙女,下巴則是靠在對方的肩窩處。
[你.....你實在是......]八乙女有些羞赧的低頭。
[哇~我的小光好可愛哪~]
[你好吵啊!]


中島不知不覺停下手裡的動作。
看著兩人打打鬧鬧的模樣,讓他想起已經離開自己三年的那個人。

曾經,他們也像眼前這兩人一樣開心的笑著。
以前不管做什麼事,雖然個性、喜好都不相同,但那個對著自己什麼都會說[好]的小傻瓜,從那日起,真的從他面前消失了.....

三年來,中島沒有一天不想他。
別離那天是自己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看見那人如此表明脆弱的眼淚......

明明是只要自己伸手就能拉近的距離,卻故意視若無睹對方有意無意的靠近。
因為自己的膽小、猶豫不決,而將那人越推越遠,遠到讓他下了永不相見的重話.....

沒有那人陪伴的三年來,中島曾經也頹廢過。若不是藪、八乙女和伊野尾這幾個好友,不放棄的努力把他從消沉中拉回來,還找到了攝影這個興趣,讓他轉移對那人隨時隨地的想念,現在可能就沒有中島裕翔這個人的存在了吧。


《TBC》

《慧貴小劇場》是欺負?還是愛呢?

喜歡就推和留言吧~(笑)


《慧貴小劇場》是欺負?還是愛呢?


某娃此時坐在梳妝台那裡皺著眉頭,雙手撐著臉頰一臉不爽。


光:還在生氣?
大:.........(鼓臉生氣中)
知:吶吶~小大不生氣了嘛~

某娃微微轉頭看了下自家末子和團媽,隨即又往某人那裡掃視了一下。
眼見那人視若無睹地看著他的建築雜誌,有岡小朋友就更氣了。

大:哼!

涼:吃點甜食如何?經紀人說這家蛋糕很好唷!我們也排隊排很久才買到。

山田拿出和中島剛買回來的蛋糕,兩人分工合作地切好,並開始一盤盤分給團員們。

大:不要!(繼續鬧彆扭中)
藪:不要的話我就要吃掉囉!(揉頭)

某娃立馬回瞪,下一秒堵氣似的搶過山田還端著的蛋糕,三兩口吃完後把空盤推給藪。

島:好吃嗎好吃嗎?(笑)

某娃掃了圍在自己身邊的團員一圈後,因為還有大半的蛋糕在嘴裡,只好鼓著頰用力點頭表示。

只是....不知何時靠過來的某人,隨後的一句話又不小心害到這娃。


慧:真像倉鼠。(戳臉)

本來在咀嚼的有岡小大,被這個一戳居然噎住了。

大:唔嗯!咳咳咳!!!


一群人七手八腳,拍背的拍背,遞水的遞水,好不容易讓某娃順氣了。


大:...........小慧最討厭了!QAQ
慧:對不起嘛~(抱著拍拍)
大:小慧對其他人都很好....就只會欺負我......QAQ
慧:沒辦法,誰讓小大太可愛了~(笑)

光:你就是老是這樣才會被誤會!(巴頭)
眾:沒錯!(齊點頭)
藪:都跟你講了幾百次別老是欺負小大,總有一天會被討厭還不信。

聞言,眾人包含本來還在哭的某娃,一率抬頭看團爸,一臉:【別五十步笑百步】的鄙視樣。

雖然他的欺負也只有限定某團媽就是了。

慧:別跟我說你們都不愛逗小大玩!

其他7子:噓!

大:.......你欺負我最多啊.....(涰泣涰泣)
慧:因為小大的反應都太可愛了,忍不住就.......那樣做了嘛~(笑)

眾:那樣做?

大:.......別說出這種讓人誤會的話!...唔!(抬頭就被某人堵住嘴)

眾人看著那對突然親吻起來的傢伙們,個個翻了翻白眼,然後該約會的約會,該哪去的哪去,都沒人理會一直向其他人揮手求救的某娃。


好一會兒後.....

慧:還氣嗎?
大:............最討厭你每次都用這招唬弄我了!(臉紅地躲在人家懷裡說)

伊野尾抱著有岡笑了笑,隨後就是一片寂靜。


大:小慧不守信用.....都說好不再欺負我了.....(開始玩起某人修長漂亮的手指)
慧:我也說了是''盡量''嘛~

大:...........突然覺得自己還挺偉大的,可以隨你從小欺負到大,最後連人都陪上了.....(突然有點不平衡地輕咬了對方的食指)
慧:痛!......說你像倉鼠也別這樣咬我啊!要咬也得像這樣!(啃咬了一下某娃的唇)

大:.........////////

大:每次都只會拐我的壞蛋小慧.....
慧:要加上''最喜歡''~(笑)
大:才不要!////////

慧:不過說真的,是愛你才會一直想逗你呢。(笑)
大:又不是小孩子!明明只有小男生才會欺負喜歡的人啊!
慧:沒辦法,我喜歡的這個心理年齡才三歲,有時候我也得降低智商才行~
大:誰三歲了!我現在明明就24歲了!啊不對!現在是24歲半!還有!你剛才是拐彎罵我笨嗎?(炸毛)
慧:就說是心理年齡了嘛,而且我沒說你笨,那是你自己說的,如果你要承認,我也無話可說。

某娃想了想,這傢伙的話好像哪裡怪怪的,但最後還是沒想出個結論。

大:........好吧.....
慧:你同意了,那以後我也要繼續欺負我可愛的小大啦~(揉頭)
大:喂!我只同意你的論點,可不是同意你繼續欺負我啊!(撥手)
慧:我不管,你都答應了~(抱緊蹭臉)
大:你.....你這個賴皮鬼!誰答應你了!....放手!你要勒死我了!

慧:嘻嘻,一輩子都不會放的唷~
大:................一輩子討厭你!
慧:那你得一輩子都被我欺負囉~(笑)

大:.........你偶爾讓我一下會死嗎!?(炸毛)

慧:炸毛的小大最可愛了!(這裡摸摸那裡揉揉)
大:欺負我的小慧最討厭了!不要亂摸啦!(死命撥開某人偷襲的手)

慧:........好吧,那我去找知念。(放下某娃)
大:找知念幹嘛?(滿臉問號)
慧:至少我摸他,他不會生氣~(開門就要往外走)

大:我....我不准!要摸摸我就好!(抱住手臂)
慧:真的?
大:.......嗯!(雖然遲疑了一下才用力點頭)

這下獵物入手的某人笑開了,而且笑得有點詭異,讓突然有危機意識的某娃連忙閃遠。


大:你幹嘛?(兩手伸出來防禦中)
慧:呵呵~沒幹嘛,只打算......(慢慢逼近)
大:打算?
慧:搔你癢囉!

大:你!啊!不要不要!!!啊哈哈哈哈!

超怕癢的某娃,慢一拍地不小心又被自家那位拐了,因此在某人懷裡笑到快崩潰。


看懷裡那人笑得連眼淚都流出來了,伊野尾眼神卻很溫柔。



To 小大:

因為覺得可愛和喜歡,所以就算被埋怨也不會停止,會一直一直欺負下去哦~(笑)

by 伊野尾 慧



《END》

《JUMP小劇場》餵食



《JUMP小劇場》餵食


有岡大貴,實齡24歲,是個天然娃
但現在他有個煩惱.....


藪:小大來!啊~~~(挖了一湯匙冰淇淋)
大:我才剛吃過飯啊.....(某娃還是張嘴吃了)
涼:小大~(拿著顆肥大草莓等著某娃)
大:..........(皺眉默默靠過去吃掉)

15分鐘後.....

知:小大!這個好吃!(叉了塊羊羹直接往某娃嘴裡塞)
大:...........是還不錯吃,入口即化。
圭:(默默遞茶)
大:啊!謝謝......咦?原來是圭人啊....幹嘛不出聲?來一起吃吧!
圭:(比了比羊羹,又伸出食指左右搖晃幾下走人)

一頭霧水的某娃,殊不知某圭被下禁令不能吃大家要給某娃的東西,於是有岡小大只能呆愣地看著圭人離去。



工作一個段落後,JUMP回到樂屋......


大:我不要吃!
慧:不然你吃一半再給我?
大:不要!
慧:........小大討厭我....都不吃我給的.....
大:...........

看不過去的眾人齊聲:誰叫你都給他怕的東西!

大:就是說......你拿個梅子飯糰,還怪我不吃......(鼓著嘴)
慧:好吧,那吃這個?(拿出pocky)

眾:.........你這個邪惡的傢伙!
大:.........///////(低頭羞)

慧:你們是想哪去了!單純吃餅乾啦!(給周圍一圈人白眼)
涼:誰叫你們這幾個老愛吭我們!(鄙視地掃視攻君們)

島:我最近可是乖得很!
藪:我最近什麼都沒做,已經一星期沒碰小光了!

某人說完,立馬被巴頭!

光:誰叫你說這個!(氣)


某娃看著眾人手上的東西,再也忍不住炸毛了!


大:停~~~~~!吵死了你們!

大:你們幹嘛一個個都非要親手餵我吃東西不可?還連續一個星期想塞什麼給我吃就隨時叫我過去!難道我是寵物嗎!?(氣)

眾:不!你是吉祥物!

聽到這麼義正詞嚴,某娃差點氣暈。

大:那你們說!幹嘛一個個非餵我吃東西不可?叫人家減肥,就連吃飽了還一直塞東西給我吃!害我體重沒減到又上升兩公斤!(繼續炸毛)

看到自家吉祥物炸毛的7子皆轉頭看團媽,某團媽則是仰頭研究天花板。

而氣炸的某娃,死命盯著團媽。

光:呃.......說就說嘛~咳......是這樣的,因為大家都看了我們出外景的節目嘛~

大:然後咧?
光:然後......大家看到我餵你吃水果的那一幕......
大:.......所以?
光:所以.....就變成這樣了嘛~(笑)

涼:誰叫小大等餵食的時候,那表情太可愛了!(手肘靠在某娃肩上)

島:而且雖然會有點皺眉頭,但來者不拒!(笑)
慧:除了我餵的.....(怨念)

大:........你們這些人....一天不玩我是會怎樣嗎?! QAQ

眾:人生就無趣了嘛~!

知:而且,這也是吉祥物的工作之一唷~(壞笑)

大:..........我的小知念什麼時候變這麼邪惡了!QAQ(弟控發作,撲向知念抱著蹭臉)

知:快點放開我!(死命掙扎)

大:QAQ (繼續蹭臉)


其他7子無視中。
同步OS:知念,你就放心去吧~(默默合掌)



《END》

《JUMP小劇場》~pocky遊戲 上篇《第一輪》

貼漏了!趕緊補上!XD

《JUMP小劇場》~pocky遊戲 上篇《第一輪》


結果9子第一輪抽籤結果如下:

島vs圭、知vs大、涼vs慧、藪vs光
《高木休息一輪》


<第一輪第一組 島vs圭>

因為有知名親吻魔在,所以成績是不多不少的1公分,至於被親到的圭人同學,正在死命擦嘴唇,而且.....完全不敢看某個快黑化的star。


<第一輪第二組 知vs大>

原本應該是叨著pocky棒的某娃,一開始就搞笑地一直在吃他自己那一端,知念反而是等他吃得差不多時,喊了句[stop!],然後趁有岡小朋友呆愣住時,趕緊靠過去咬了一口。

不過由於知念距離控制得當,所以成績是範圍內---0.9公分。

只是回過神的某娃此時躲在角落,兩手用力煽風想讓自己發熱的臉頰消退一點。


<第一輪第三組 涼vs慧>

身為主導方的山田,大概吃到剩1/3的時候停住了。
伊野尾看山田不再往前,那就只好他移動了....

山田看著與伊野尾的距離越來越近,竟然莫名其妙下意識閉上雙眼。
下一秒一抹溫熱隱約擦過自己的唇.....

慧:啊!抱歉.....不小心擦到了。(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)
涼:........沒關係....(低頭羞赧狀)

(某島此時大受打擊到說不出話....[山醬居然對我以外的人有感覺....QAQ])

啊!忘了報成績,本組成績為0.7公分


<第一輪最終組 藪vs光>

光:先講好!不准親到!
藪:好~(笑瞇瞇)
光:.........你笑得好噁心啊!(用沒拿pocky的那手,不帶力道地將眼前那人的臉順勢拍開)

正式上場後。

本來就超有默契的藪光,三兩下達成目標。


《TBC》

《JUMP小劇場》小東京~漢字九宮格(下)



《JUMP小劇場》小東京~漢字九宮格(下)


在場的6子:哇啊~~~~~~~!!!


中大獎的藪.中島.伊野尾是當中叫最大聲,也最長久的。

這超強大的視覺衝擊,讓他們來不及咒罵製作人這超狠的企劃內容。

沒辦法,看到一隻大蜥蜴在盤子裡等著他們動手吃,不尖叫實在是太難了!

而已經先吃過那料理的圭人和八乙女,得知自己吃了什麼東西,立馬進入抓狂模式,但八乙女抓狂尖叫完先手刀奔去吐了。


接下來是現場組執行吃食時間。


第一棒 中島裕翔

由於自家旦那也在看著,所以中島努力鼓起勇氣隨便夾起一塊吃了一口,但腦內還有那揮之不去的完整大蜥蜴,讓他忍不住還是打了下冷顫。


第二棒 藪宏太

藪雖然有看見自家那位跑離現場,但他還沒吃,而且還在拍攝中所以沒辦法跟上,只能在鏡頭外用手勢請經紀人先去關照一下。
然後開始正視輪到自己的關卡,死命努力催眠自己即將要吃的不是蜥蜴尾巴。


第三棒 伊野尾慧

等身為最年長的藪吃完他選擇的部分,某位看似柔弱其實内心強大的美人,竟然一筷子用力把蜥蜴頭夾斷,並且夾過來一口往嘴裡塞!

此驚人之舉,讓一干在場人士全都驚呆。


收錄尾聲,好不容易被經紀人催回來的八乙女,和圭人一起回現場集合。

最後從廚房回來的知念,逃不過被餵食一口絕暗料理,就算平常再怎麼淡定,嘗到這種可怕東西,也只差沒白眼倒地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


(收錄終了)


此時,樂屋一片乾嘔聲。


藪:喝點水吧。(遞水拍背)
光:....嘔..............為什麼你都不會吐啊.....明明也吃了那種東西......(虛弱)
藪:........這時候強力催眠多少有點用,不然我也早就吐了。而且,我如果也跟你一樣吐到快虛脫,誰照顧你呀?
光:...........誰...誰要你照顧啊!///////(臉紅)
藪:你喝水吧你~都什麼時候了還逞什麼強。

藪把水瓶給了八乙女之後,人就坐到身邊,讓對方能靠著自己休息一下。

光:.......謝謝.....///////(道完謝後,心裡甜滋滋地喝著水)

藪:別再多話。如果想睡就睡一下吧,要回去了再叫你。(笑)
光:嗯!



島:YABU醬和HIKA醬好甜蜜啊~(萌臉)
涼:不吐了?看來還有心情看YABU醬和HIKA醬,那應該已經忘了那隻蜥蜴了吧~(甜笑)
島:.....嘔.......山醬.....你不要提醒我啊!...嘔......
涼:啊!原來你還記得它長怎樣啊~真是抱歉了~哈哈!


平常老是被中島色胚逗著玩的山田難得逮到機會,當然不能放過了!
雖然當時看見對方面有難色地吃下那塊難以入口的東西,其實心裏也很擔心的。

島:幸好不是你吃到.....那真的很恐怖啊!(一回想起那奇異的口感,又打了個冷顫)
涼:.............你這個笨蛋!(有點被感動到)
島:啊咧?我做錯了什麼事嗎?(把剛才的對話回想一遍)

島:好像沒有啊......山醬,我有說錯什麼讓你生氣嗎?還是.....
涼:.............你好多廢話!(直接用吻堵住那張又要滔滔不絕的嘴)

一吻結束後......

涼:嗯?我好像......忘記一件事......(臉突然有點僵)
島:什麼事?(因為旦那的主動,讓他心情超級好)

涼:.......你剛才吃過蜥蜴啊~~~!!!(崩潰中)
島:.......都叫你不要提醒我了....嘔.....

藪:你們倆個給我小聲一點!(先遮掩住已經換成躺在大腿的那人耳朵,才朝那兩個兇罵)

島&涼:是......

有八乙女光,就沒弟弟的最年長.藪桑惹不得,是JUMP這些熊孩子的共同認知。



大:伊野尾醬都不會想吐嗎?(眨著大眼)
慧:為什麼會想吐?(笑)
大:因為吃了那麼可怕的東西啊!
慧:........的確是,而且是從開始錄小東京吃過最恐怖的一樣。(嫌惡)
大:可是你還直接夾頭來吃耶!
慧:聽說吃大蜥蜴頭可以變聰明,你信嗎?(一臉正經)
大:嗯?真的嗎?可是那視覺效果上就很可怕,真叫我吃的話,我寧可變笨。(噘嘴)
慧:那你還是維持這樣就好了,這樣我也比較好欺負。(壞笑)

大:嗯?等等,你剛才說的是假的吧?
慧:哪句話?比較好欺負?不~這句是實話哦~(笑)
大:不要隨隨便便欺負我!還有!不要亂轉移話題!我說的是吃蜥蜴頭可以變聰明這句!(被搞得有點快炸毛)
慧:啊!被發現了~(笑)
大:我就知道!(氣)

慧:啊啊~是誰把我的大醬變聰明了呢~這樣就不有趣了哪~(假裝懊惱)
大:這是長期被騙的經驗累積好嗎?!而且為什麼我變聰明就不有趣了!這是什麼話!看到我變聰明難道就這麼不好?!(氣炸)
慧:也𣎴盡然都不好,至少被我以外的人拐不動,就這點而言還不錯。(笑)
大:你也太自信了!....雖然你腦筋好,某方面來說也真的有那種本事。
慧:是吧~崇拜我吧!(上帝視角)
大:..........誰管你啊!不理你了!我找知念玩去!(跑走)


看著某娃跑走的身影,伊野尾跟隨的視線也是極為溫柔的。

不管你聰明還是笨,雖然到了24歲還像個娃,但你有自己一套吸引人的特色在,這就是你有岡大貴的本事。




圭:我都沒人關心~好羡慕裕翔啊~~~
高:就算我們關心,也抵不過山醬一句問候吧~
圭:.......也不是這樣說啦~(扭)
高:別這樣扭行不行!我又不是山醬,你扭揑給我看有什麼用!(白眼)
圭:哦....對不起.....(乖乖站好)
高:..........我不是在罵你,不用站得跟小學生一樣挺直啦~
圭:是!
高:.........真是...隨便你了......


高:這些戀愛中的傢伙一個比一個還慘,我看看還是獨身吧。


《END》

《JUMP小劇場》小東京~漢字九宮格(上)



《JUMP小劇場》小東京~漢字九宮格(上)


今天又輪到錄小東京的日子,看到又是錄吃的環節,9子臉色又不好了。


光:又是漢字九宮格!好討厭這個啊!(炸毛)
藪:是工作是工作是工作....(無限催眠自己)

大:YABU醬和HIKA醬看起來很崩潰耶.....(擔心)
慧:我也很想......我玩這個都很衰....(垂頭喪氣地掛在某娃身上)
大:不會的不會的!伊野醬!(反手摸頭地安慰靠在自己肩頭的那位)

涼:我寧可吃辣!(皺眉)
島:千萬不要吃到奇怪的東西啊......可是山醬跟我不同組....如果我們兩個一定要吃到的話,就我吃吧!(握拳)
涼:yuti~那就算我們抽到奇怪的東西,我也要分一口給你嘗嘗~(甜笑)
島:.............好.....(典型挖坑給自己跳)

圭:上帝啊~拜託!請他們手氣好點吧!(試吃組代表,努力祈禱中)
高:神啊!希望這次的暗黑料理,是還能忍受的食材啊!(這位也在祈求中)

知:幸好這次我只要在廚房介紹就好~(輕鬆樣)


就在樂屋一片消極氣氛時,上場決勝負的時刻來了。


Staff:JUMP的各位,請準備錄影囉!


9子聽見後,個個都轉換成工作模式,很有朝氣的出去錄影。


-----------------


(中場休息時間)


知:耶?宏太和光君咧?
高&圭:YABU陪光去吐了。
知:那你怎麼沒事?(看圭人)
圭:........剛才已經吐完了。
高:沒辦法,光對氣味和吃食很敏感,剛才吃了虫,他不吐到沒東西吐了應該很難停。


島:YABU醬竟然也選了那道虫料理....然後我們很衰的又吃到蛇頭!!!(嚎叫中)
涼: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~嘴巴張開。(丟顆自己常吃的草莓糖果給自家旦那)

島:嗯~好甜!
涼:會太甜嗎?要不要喝水?(伸手拿了瓶水)
島:不會!只要是你餵的都好吃!(笑)
涼:............你別這樣笑,好...好猥褻的感覺.......(用力搓手臂)

島:山醬好可愛呀!(突然熊抱)
涼:你放開我啊!!!等...等等!你給我等一下!你剛才吃過蛇!不准親我!(死命推臉)
島:我不伸舌頭就好了嘛~
涼:!!!你滾!
島:來嘛來嘛~

這裡在強逼漂亮美少男,另一邊.....


大:伊野醬?(戳背)
慧:.............(面牆消極中)
大:......其實吃虫...和吃蛇也沒什麼的.....
慧:......沒什麼?那你為什麼要停頓一下?(滿臉不信)
大:不是!我....我......(急著解釋但想不到什麼話)
慧:沒關係,你不用解釋了,只要嘴巴張開一下就好。
大:啊?為什麼?....唔嗯?

有岡感覺嘴裡突然被塞了個東西,而伊野尾的手沒離開,反而還立刻捂住對方的嘴。

慧:咬一咬?(笑)

某娃乖乖地咬幾下,然後有點皺眉。

慧:是不是很硬?

某娃點頭。

慧:剛才我們那組吃的第一個口感是什麼呢?

聞言,某娃眼裡瞬間淚汪汪。

慧:吃掉就給你獎勵。(笑)


嘴巴被捂住,拉也拉不開,更吐不掉。

可憐的有岡小大只好含著眼淚閉上眼睛,還憋住氣把嘴裡的東西趕快咬一咬吞下去。

當眼睛再次張開時,看到伊野尾那張漂亮臉的放大版,隨即被覆上唇並且從對方口裡接到一顆有點大顆的糖果。


慧:有沒有沖淡那個味道了?(笑)

大:.........用糖果賄賂我,也不能抵剛才的惡作劇!伊野醬最討厭了!(生氣跑開)


藪:你就是愛這樣鬧他,偏偏那娃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痛。(帥氣靠在門邊輕笑地調侃)
慧:沒辦法,大醬太可愛了嘛~就會忍不住想惡作劇一下啊。(笑)

慧:光呢?怎麼不見人影?
藪:剛才吐過頭,吃了點胃藥正在休息中。

慧:你不用陪他?
藪:放心吧,大醬剛才衝進去那間,小光就在那裡休息,我可以不用這麼快進去。

慧:........其實你是被趕出來的吧?
藪:.............你這傢伙!哪天要是不毒舌一定是病了!
慧:謝謝誇獎~(笑)



《TBC》